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关于“不要脸”这个话题

   是一段很寻常的回家路。晚风拂过树叶,将那些路灯的亮扰碎开来,恍惚洒了人一身光点。Negrn的手不自觉又搭上了Aug的臀。

   第三百二十八次扯开那人的手,Aug几乎在余光刚扫到远处驶来的小摩托之时便完成了这一动作。

   "有人!"

   Negrn饶有兴趣地看着路灯映在Aug眼中的亮,"哦~,原来你喜欢在没人的时候~"

   "你怎么...",Aug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明知说不过,也总是忍不住想还嘴啊!

 ...

天空从空出的枝桠里长出来了

初恋

#初恋     恋爱的初始

“hello~!”

“hello”

“你在干嘛啊?”

“我在洗头”

“哦,那你先洗头吧。”

“等等!我洗完啦!”

August笑起来,“这么快就洗完啦?”

ngern不接招,而是近乎感叹地说了一句:“好幸福啊~”

“嗯?”

“嗯…正无聊地洗着头,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陌生人?!”ngern低低笑了起来,August也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人,抱怨自己太少主动打电话就直说啊,还来这套!

“我好想你。”

今天天气非常好,北纬30度的冬天没有想象中冷。

August抬起头望了望路边那株笔直向着天空...

孽障

#晚上在牛肉汤馆里等烤饼出炉,店里电视上放着动画版西游记

#彼时悟空被唐僧误会,被赶走回了花果山

#唐僧被妖怪变成一只老虎囚于笼中

#八戒说:“师傅,这妖怪我可打不过啊,我去找大师兄。若他肯回来我们便一起来救你,若他不肯回来,那我也不回来了,我们分了行李就此散伙吧。”

#“你说他想我了?”悟空坐在八戒面前,冷着眼,语气带着三分讽,“他不是说不要我了吗。”

#可心里的冷还是胜不过一腔的热。

#最后还是金箍在头,锁着人,拴着心,但此间种种,都不可与你说。

    伴着又一声“江流”,玄奘终于叹了口气睁开了眼。

    眼前...

眉间雪

        窗外冬风舞着一场大雪,屋内已经置了炭盆,八公子坐在窗边握着一卷书,听着外面的雪。

        几丝寒意从窗缝中悄悄渗进来,却带着一缕梅香,推开窗,纷飞大雪便缠着风舞进了室内。

        院子里有人在和着飞雪舞剑,衣摆翻飞,剑光印着雪,扬起的发遮住笑的眼。

        一朵寒梅乘着轻柔...

【根八】久病不愈 7-8 (新…)

#好了,存货都抖干净了!

#我又可以消失一段时间了(๑´ڡ`๑)

#第8部分比较少,但我觉得断在这里比较好,所以……

#为了修改我已经自己看了很多遍,简直情感麻木了😂,所以有小小的不对劲的地方你们就忽略吧,很不对劲等我缓一缓冷却一下后再来改(ง •̀_•́)ง

#么么哒

文/雾是他的影

7

        这是一处位于小城郊外的民房。选择这里没什么别的原因,纯粹是因为Nem觉得这屋子的格局很像自己的老家。再说他们在同一个地方呆不了两天便要换地方躲避警察的搜寻,所以选择条件只有两...

【根八】久病不愈 5-6 (新…)

#客户端改格式真是好累啊…

#现在肚子好饿(。•́︿•̀。)

#虽然元宵节快结束了,但是可以祝你们开学快乐啊,诶嘿!

文/雾是他的影

5

        森林里晨雾散尽,太阳光的灼热已经无遮无拦。ngern将August抱在胸前,垂下头将眼睛掩在August染着血色的颈项,只觉得冷。
     
        “ngern哥,你……”,kat见ngern以这么亲昵的姿势抱着人质,...

【根八】久病不愈 3-4 (新…)

#总想在开头说几句话

#然而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嗯,元宵节快乐~(๑•̀ㅂ•́)و✧

文/雾是他的影

3

        两天后,暮色四合中有两辆吉普快速奔行于罕见人迹的边境公路,四盏大灯直直地朝远方投入光亮。行了一段,光亮一转,两辆车便开离了公路,在扬起的大片沙尘中飞快地朝着茫茫黑暗里去了。

        前面这辆车主驾是Gork,副驾坐着ngern。已经恢复了意识和一点力气的August被三四个抱着冲锋枪的人围着,双手被绑,与ngern隔...

【根八】久病不愈 1-2 (新…)


#又重写了一遍……

#然而重写又卡在了相同的地方……真是酸爽

#明明就是奔着那部分开的文,结果写到附近又不知道该怎么下笔是怎么回事啊

#(。•ˇ‸ˇ•。)

文/雾是他的影

1

        正值酷暑,这荒僻城郊的繁星点映、高草虫鸣皆无人探看,废弃的烂尾仓库裸露着褪了色的红砖和半幅开裂的水泥表皮,被随意搁置于荒野。

        日复一日的暴晒雨淋让这栋半成品未老先衰,墙头遗留着来自于铁质骨架的黄褐锈色,墙角半黏半脱地附着灰黄干枯的苔藓,一...

出行路上


跟爷爷奶奶挥手作别,弟弟说等会见。车开出去五分钟后又因为羽绒服忘了带而折返……奶奶把衣服递过来,在车外笑着说:“还真是等会儿就见了。”再次出发,弟弟说:“两天后再见!”

几拐几拐就上了这个小地方新修通的高速路,之后路过休息站,还没建好。

平原地区高速路边的风景其实差别都不大。

藏在浓雾里远方隐隐绰绰的土房子用屋旁一株蓬勃的酸柑树朝这边被深绿色护栏护着的高速公路上的匆匆过客挥着手。

再过几秒,几株高挺的松树便将树梢毫无挂碍地裸露在了车中游子的余光里,附赠几个高悬空置的安乐窝。

车里后座上安然无忧的人托着着下巴望着窗外大片的田和那些驻于其间的寂寞的建筑吊机。

路过的树林朝四周斜伸着嶙峋...

1 / 7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