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想给太太疯狂比小心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关于“不要脸”这个话题

   是一段很寻常的回家路。晚风拂过树叶,将那些路灯的亮扰碎开来,恍惚洒了人一身光点。Negrn的手不自觉又搭上了Aug的臀。

   第三百二十八次扯开那人的手,Aug几乎在余光刚扫到远处驶来的小摩托之时便完成了这一动作。

   "有人!"

   Negrn饶有兴趣地看着路灯映在Aug眼中的亮,"哦~,原来你喜欢在没人的时候~"

   "你怎么...",Aug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明知说不过,也总是忍不住想还嘴啊!

 ...

天空从空出的枝桠里长出来了

初恋

#初恋     恋爱的初始

“hello~!”

“hello”

“你在干嘛啊?”

“我在洗头”

“哦,那你先洗头吧。”

“等等!我洗完啦!”

August笑起来,“这么快就洗完啦?”

ngern不接招,而是近乎感叹地说了一句:“好幸福啊~”

“嗯?”

“嗯…正无聊地洗着头,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陌生人?!”ngern低低笑了起来,August也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人,抱怨自己太少主动打电话就直说啊,还来这套!

“我好想你。”

今天天气非常好,北纬30度的冬天没有想象中冷。

August抬起头望了望路边那株笔直向着天空...

孽障

#晚上在牛肉汤馆里等烤饼出炉,店里电视上放着动画版西游记

#彼时悟空被唐僧误会,被赶走回了花果山

#唐僧被妖怪变成一只老虎囚于笼中

#八戒说:“师傅,这妖怪我可打不过啊,我去找大师兄。若他肯回来我们便一起来救你,若他不肯回来,那我也不回来了,我们分了行李就此散伙吧。”

#“你说他想我了?”悟空坐在八戒面前,冷着眼,语气带着三分讽,“他不是说不要我了吗。”

#可心里的冷还是胜不过一腔的热。

#最后还是金箍在头,锁着人,拴着心,但此间种种,都不可与你说。

    伴着又一声“江流”,玄奘终于叹了口气睁开了眼。

    眼前...

眉间雪

        窗外冬风舞着一场大雪,屋内已经置了炭盆,八公子坐在窗边握着一卷书,听着外面的雪。

        几丝寒意从窗缝中悄悄渗进来,却带着一缕梅香,推开窗,纷飞大雪便缠着风舞进了室内。

        院子里有人在和着飞雪舞剑,衣摆翻飞,剑光印着雪,扬起的发遮住笑的眼。

        一朵寒梅乘着轻柔...

出行路上


跟爷爷奶奶挥手作别,弟弟说等会见。车开出去五分钟后又因为羽绒服忘了带而折返……奶奶把衣服递过来,在车外笑着说:“还真是等会儿就见了。”再次出发,弟弟说:“两天后再见!”

几拐几拐就上了这个小地方新修通的高速路,之后路过休息站,还没建好。

平原地区高速路边的风景其实差别都不大。

藏在浓雾里远方隐隐绰绰的土房子用屋旁一株蓬勃的酸柑树朝这边被深绿色护栏护着的高速公路上的匆匆过客挥着手。

再过几秒,几株高挺的松树便将树梢毫无挂碍地裸露在了车中游子的余光里,附赠几个高悬空置的安乐窝。

车里后座上安然无忧的人托着着下巴望着窗外大片的田和那些驻于其间的寂寞的建筑吊机。

路过的树林朝四周斜伸着嶙峋...

[李逍遥/梅长苏]宁有故人,可以相忘

谢谢这位宝宝愿意来拯救我萌的冷cp,特意来投喂李逍遥&梅长苏的玻璃渣渣,无以为报只能送一个么!么!哒!( •̀∀•́ ),(ง •̀_•́)ง!

剑上有名:

 @雾是他的影 


OOC,前后画风相差太大不是我的本意,相信我真的已经尽力了……真的已经_(:з」∠)_我我我,等我脑子不再这么浆糊的时候我就拿来改一下……如果真的改得出来的话……


BY一个试图拼接世界观和试图发糖均以失败告终的我



————————————————


临上锁妖塔前,蜀山万木萧萧,正巧逢上夏秋换季。李少侠于是轰轰烈烈地害了场热症。林家大小...

家这边下了大雪
霜雪吹满头,这算不算是一起到白首

【根八】北山有鱼 4

# 其实这点存货我压在手里很久了……

#不过也就这么点了,都搁到这里好了_(:з)∠)_

#预警:这发全是小狼妖,没有小狐狸(ಥ_ಥ)

#我知道看过的旁友们现在肯定都已经忘了剧情!

#其实我也忘得差不多了,又去看了一遍(ಥ_ಥ)

文/雾是他的影

告别小八后,阿根心情低落地往家里走,但还没到门口,他突然警觉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阿根变回狼形,压低身子伏在院里那株高大梓木的影子里,慢慢地朝屋门口挪。

“小崽子往哪儿跑!”

小狼妖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这样突然被揪着后颈给提了起来……(⊙_⊙)?!

“小子,你这警觉性不够啊!”来人提着小狼妖悬空调了个方向,让它面朝着自己。

小狼...

1 / 6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