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根八】我见过他

      月府八公子第一次见到钱家小少爷是在九岁那年,在钱家老祖母的葬礼上。

      钱家老祖母德厚流光,曾在旱涝暴雪蝗虫疫病天灾祸人的时候,倾全府之力几乎散尽家财救永州百姓于水火。永州百姓无一不感念钱家老祖母的大善大义,所以从葬礼起,做七、断七,甚至百日、周年都有很多人前去悼念。

      月府当年也是深受其恩,所以葬礼当天月老爷带着儿子一大早就赶去了钱府。九岁的小八公子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在踏入灵堂的那一刻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却见素来沉稳喜怒不形于色的父亲竟是早已红了眼眶。

     小八公子虽然年纪小历事不多,但此刻也是深切感受到了钱家老祖母对永州人,对月府而言的意义。

      小八公子学着大人的样子,满怀敬意恭恭敬敬地朝着钱家老祖母的牌位磕了三个响头。然而这三个响头磕得太过实实在在,小八公子在站起来的时候有一时的眩晕。

     就是在这天旋地转之间,他看到了钱家那位小少爷。

      其实月府和钱府离得并不远,说起来应该有很多见面机会,但月府书香世家对子孙学业要求甚严,所以小八公子平日里一直乖乖地待在家里听先生授课,很少出门。而钱家那位小少爷从来不愿意规规矩矩地读书,每天都是一觉睡到大中午,用过午饭之后就强拉着管家往街上跑,不到日落不愿回家。

      小八公子曾站在院子里听到过墙外钱家小少爷惹祸被人追赶时发出的大笑,也曾在家里藏书阁上看见过带着钱家小少爷笑声高高地飞到空中的纸鸢。春夏秋冬,那笑声总是欢快的,让人忍不住跟着微笑。

      虽不曾见过,但小八公子总归是知道了,钱家那位小少爷是个爱笑的孩子。

      想象中的那孩子是明朗的样子,眼睛里应该有三月的柳色笑容里是四月的暖阳……那么,眼前这个穿着孝服,噘着嘴红着眼想哭却又拼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的孩子,是谁呢?

  

      后来钱家小少爷带着钱家老祖母的牌位被送去了老祖母的老家青州。

      此后十年,八公子再没听到过那熟悉的笑声。


      永州的大花市又开市了,这次有很多从远邦来的奇花异草和少见的飞鸟游鱼。

      八公子换了身月白的长衫,轻而易举地甩掉了打算尾随的刘管家,一个人慢悠悠地往花市去了。

      正是晴朗的三月天,暖风阵阵花香醉人。八公子赏着一路的鲜花夹道,悠悠地听着流水鸟鸣,带着七分慵懒走到了那个开着一树梨花的老街。

      短巷里有清风拂过来,卷起了少年公子月白的衣角。不远处似有一人带着笑正朗诵着一首诗歌。

      八公子蓦然睁大眼睛急走了几步。转过那片被几树梨花掩住的屋墙,扑面而来的是三月暖阳下一片有杨柳相护的温柔湖泊。

      那人站在湖边赏着鱼,身后是一树多情的垂柳,随着轻风,有一条枝叶温柔地拂来,以叶尖似有若无地扫过他墨色的长发。他眉眼弯弯,正笑着朗诵一首三月的诗歌。

   

      是了,可不就是这些年孤单疲惫午夜梦回时出现的笑容吗。竟真和想象中一样,是能温柔了心酸的模样。

      那人转过头朝这边看了看,而后笑着朝这边走过来。

    

      来到面前的是明亮到晃眼的笑容,八公子忍不住微微眯了眼。

      那人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道:

     “这位兄台,莫负了好春光。”

  

   

      后来钱少爷跟别人说起和八公子的初次见面,总是兴致勃勃地讲到那天八公子被三月的风扬起的发,他头顶那树洋洋洒洒的梨花,还有他微微发着愣的可爱模样。而这种时候八公子总是看着钱少爷的笑容,静静地,然后忍不住跟着微笑。

      我听着你的笑声度过了很多个春夏秋冬,然而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却是个噘着嘴忍着泪装坚强的孩子。

      我第一次见你时你是个孩子,你第一次见我时我们都已是少年。

      时间多么易过。

      只是没想到到今日才发现,原来……

     

      我等你的笑容等了十年

    

       阿钱

评论
热度(24)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