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东皿】逃不过此间少年

      王公子为人潇洒不羁,平日最喜着红装,尤喜大红。往日里红衣在身木屐在脚,腰间别一支褐色短笛,迎风一走也是一派倜傥风流。

王公子天纵奇才极精通乐理,更是以一曲惊艳笛音摄了全城少女心。

      犹记那日傍晚王公子吃完晚饭出来遛弯,哦不,是散步……彼时雨停天霁,早秋还带着些热度的风穿过下了半日的雨终于带来丝丝凉爽之意。王公子在这样一个傍晚,买到了一双心仪的新款木屐。人逢喜事精神爽,于是一踏出店门就抽出短笛来了悠扬一曲。

      傍晚时分是沂州城家家户户吃完晚饭唠唠家常问问子孙学业的时间,正是一天中比较安静的时候。王公子平日里深藏不露,穿着高调但行事低调,今天这一吹可不得了!彼时天光未暗凉风习习,一曲《霁夜》就这样被带着草木淡香的轻风送入了沂州城每一个人的耳中,更撩动了全城少女的心弦。

      掌控了全城的少女基本等于控制了全城的少男。于是王公子一夜之间成为沂州真.红人。后来几乎全城跟风,沂州卖得最火的布料成了大红,在沂州最吃香的乐器成了短笛。但需求暴涨难免供不应求,于是各种粉红水红桃红,只要和红色沾边的布料都被席卷一空,各种长萧竹笛只要和笛子长得相像的乐器都被买到断货,连葫芦丝都没被放过。于是此后一段时间,沂州城日日笙歌不歇红衣遍野,后来被外地人误以为是出现了某种邪教帮派而上报了官府……甚至差点惊动朝廷……

     【王公子耸肩:他们城里人会玩这也怪我咯~】

      沂州城在天子脚下…不远处,地方官府不可能放任这种现象继续下去生出是非,于是王公子作为由头被低调地给了两个选择:要么脱下红衣改穿正常衣色,而且以后吹的曲目要先报备给官府审核通过后才能在指定场合演奏。要么离开沂州。

      王老爷坐在书房里看了半盏茶时间的书,而后抬眼看了看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那团大红,终于悠悠开口道:“你在等着跟我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想做什么就去做,这难道还要我教?”

      斜倚在靠椅上把玩着短笛的王公子闻言抬眼一笑,站起身来就往书房门口走,“知子莫如父,老头子你果然懂我。”

      “东儿…”

      王公子在门口站住脚,早就知道会这样一般得意一笑。这老头子!舍不得我就直说嘛,我又不会笑话他~

      坐在书房内的王老爷端起茶杯悠悠地喝了口茶。

      “别忘了带银子。”

      “……”

      第二天清晨,有未出阁的少女在推开闺阁窗户的时候看见了晨雾中一抹渐行渐远的朦胧红影。不久后晨风中似有笛声传来,恍惚伴着声声木屐叩地。

      王公子是奔着山水来的永州,雅士嘛~!从沂州来的一路上心情还有点小激动。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真的忘了带银子……

      正当他站在河边考虑要不要下河去搞几条鱼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从河边树林里跑出来,跌跌撞撞地朝着河边冲过来了。

      皿少爷太过入戏,跑得急了些,结果临到王公子跟前时脚下一滑,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朝前扑了过去……

      于是王公子闻声转过身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长什么样就被撞了个满怀。

      “后…后面有人追我……”怀中之人声音听起来倒是少年模样,只是很是惊慌,话说得断断续续。

      “呃……”王公子轻轻推了推,想低头看看这人长什么模样,结果非但没推动,那少年反倒还更卖力地往他怀里缩了缩……

      王公子往前面树林里望了望,并没看见有什么人来。

      “呃,我说这位…兄台…,你先冷静一下……”

      皿少爷在王公子怀里点了点头,但脚下却并没有挪动半分……

      王公子:“……”

      皿少爷:“……”

      躲在树林里的一群人:“……”

      皿少爷一声不吭,而王公子则还是个懵的,于是谁都没有先动。两人就这样安静地以情人间亲昵拥抱的姿势在河边站了半柱香时间……

      此间有微风穿过树林而来,带着林中三两鸟雀的歪头呢喃与他们脚边的潺潺流水相和成歌。林风带着木叶香,有意无意地拂过他们相贴的衣角,扬起了他们肩头似乎缠绕在了一起的发。

      两人贴的很近,近到仿佛能听得见彼此的呼吸,感受到彼此的心跳,近到能在这入秋时节隔着衣料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王公子呆呆地站着,有一时的怔松。

      “咕噜…?咕~噜~” 谁的肚子连着叫了好几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王公子:“……”

      皿少爷:“……”

      躲在树林里的一群人:“……”

      后来皿少爷拉着王公子轻车熟路地到了附近的小镇上的一家客栈,一进门就直接扔了一锭银子给小二,让他有什么上什么,关键是要快!

      王公子也是饿得有点狠了,什么都没想,等菜一上桌一点没客气地就开始吃起来,直到吃得差不多饱了他才突然注意到,坐在旁边的少年好像一筷子都没动过。

      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更何况人家看上去才十四五岁的样子,还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

      王公子一边在仅剩的那半盘青菜里夹了一筷子放到少年面前放着的干干净净的碗中,一边心虚地朝少年瞟了瞟。

      皿少爷看了看王公子尴尬的笑,又低头看了看碗里绿油油的青菜,神情有片刻的僵硬。但最终还是拿起了筷子。

      “我不太饿,也正好喜欢吃青菜,谢谢”。

      王公子闻言如蒙大赦,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他满脸笑容地伸手摸了摸皿少爷的头,“喜欢就多吃点~”,说着把剩下的青菜也都夹到了皿少爷的碗里……

      皿少爷对王公子微微一笑,眉眼弯弯。然后把碗里的青菜又夹了一些到王公子碗中……

      “我们还是一起吃吧。”

      客栈内是一片祥和,但客栈外趴在对面屋顶上借着一树老槐的掩护,密切注视着客栈里情况的一群人早已经看炸了。

     “这什么情况?!我们到底还用不用露面啊?”

      “这个嘛……”

      “感觉少爷进展很顺利诶,没想到那个王公子这么容易拐骗!”

      “嗯嗯,确实呢!”

      “等等!我是不是瞎了?!少爷居然在笑着吃他最不喜欢吃的青菜?!!!”

      “不!你没瞎,我也看见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轻易地就治好了我们皿少爷多年的挑食毛病!”

      “啧啧啧,果真是世事难料,古人诚不欺我!”

      “……你走开!话说少爷他到底想做什么?今天偷偷跟了一路不说,现在连青菜都吃了!牺牲很大啊!”

      “诶诶!行了!不关我们的事就别多问多猜了,到时候惹得少爷生气了有你们好果子吃!”

      “……”

      “……”

      “……好哒”

      “………………”

      “………………”

      好好说话!!!ヽ(#`Д´)ノ ︵ /(.□ . \) 

      王公子朝窗外看了看。

      “你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对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屋顶上掉下去了……”

      皿少爷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顺势放下了筷子,岔开了话头。

     “公子救了我的命,我当好好报答。”

     “嗯……嗯?!”王公子一愣,这才想起少年好像正在被人追杀……

      “可我什么都没做……”

      “我想那些坏人一定是被公子你的一身正气所震慑,所以才放弃了追杀我”,皿少爷一脸严肃真诚,“活命之恩岂能不报?!难道公子想让我成为一个知恩不报之人吗?”

      “…没这么严重吧,而且你已经请我……”

      “看之前的情形,公子想必是出门没有带足银两。而我人傻银多,正好可以在公子身边帮衬一二!”

      “我……”

      “公子不必多说了,我拒绝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嗯,我见公子腰间别着一支精妙短笛,正好我也对笛子有所研究,不知公子能否指点一二?如果公子能听出我吹的是哪首曲子那我们就两清,如果听不出那你就得让我跟着你,我们结为…呃…笛友,以便随时交流心得互相促进。”

      这一番话把王公子给听笑了。哟,没想到还是个硬茬~

      他看着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小四五岁的一脸正经严肃的少年,突然也对这事生出了些兴趣。

      “好。”

       对面屋顶上的人面面相觑。

      “少爷什么时候会吹笛子了?!”

      “不懂……从来没在府里听到过笛子声啊……”

      “没想到少爷居然还有这么一手,深藏不露啊!”

      “嘘!!!这么难得的机会我们应该好好珍惜,要用心去感受!”

      “啊对对对!”

      “没错没错!”

      而对面酒楼。

      “呼~”  “…呼~” “呼…~” “呼……”

      一声都没吹响…

      皿少爷:“……”

      王公子:“……”

      围观食客:“……”

      对面一群人:“……”

      于是,一个人的旅程变成了两个人的旅程……

 

      来自沂州的王公子带着皿少爷被永州自然而平静地包容,但却因为颜值和造型太过亮眼而在永州八卦圈里掀起了一股久违的小高潮……

     钱家徐管家和月府刘管家作为圈中翘首自然是最有渠道也最热衷于收集一线消息,而这种类似于职业病的习惯也被他们带回了钱府月府,于是钱少爷八公子还没来得及表示拒绝就被迫知晓了所有管家们收集到的关于那位王公子的消息,以及连王公子都不知道的皿少爷的相关消息。

       然而两位管家发现跟自家少爷说那么多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们从听到情报里的第一句起就笑个不停……

      【徐刘两管家:“咳咳,红衣公子,姓王,名毛东…”   

        钱八二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13)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