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根八】八月十六

    八月十六,永州符山山顶。抬起头是星河浩淼,圆月当空。

    王公子皿少爷钱少爷八公子四人打算今晚把酒赏月,明早看符山日出。

    四人兴致都不错,面朝着月亮坐在一堆篝火旁,一边喝酒一边说笑。

    已经是中秋时分了,即便他们都穿了比较厚的衣物,烧旺了篝火,也难以完全抵住山顶更深露重寒气袭人。

    钱少爷朝八公子身边挪了挪。

    “小八,你冷吗?”

    “……不冷”

    “可是我冷!我们靠紧点坐啊。”钱少爷抱着一小坛酒挪挪挪,然后笑着朝八公子眨巴眨巴望了好久。

    八公子轻咳一声,不自然地撇开了头。

    “啧啧啧,我说钱少爷你收敛点行不行”,王公子放下手里的酒坛子朝皿少爷招了招手,“阿皿啊,你坐过来,离他们远一点,免得闻到什么酸臭味~”

    皿少爷笑眯眯乖乖地挪到了王公子身边。

    王公子来到永州后最先结识的就是闲不住的钱少爷。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意气相投相约喝酒,喝着喝着就成了知己好友。

    一来钱少爷在徐管家的“帮助”下早已对王公子了解甚多,二来两人喝酒聊天时都是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因此王公子对钱少爷也是知之甚深,所以见到钱八两人的相处模式一点也不奇怪,有时候还能打趣一二。

    不知是不是今日氛围太好,又或者他们的酒量是真的很差,皿少爷和八公子意外地很快就带了醉意,虽然皿少爷只喝了两口……

    王公子举着酒坛子和钱少爷隔空相敬又喝了一口,看着已是醉上心头的阿皿和八公子两人,笑着摇了摇头。

    夜深了,山风拂过篝火,溢着洋洋暖意的火光在每个人脸上跃动。然而漫天星辰不为风动,仍旧安稳地映在这四个人有橘色光亮跳动的眼眸。当空那轮明月则安静地将银色的光披在暗蓝夜幕下每个人的身上,温柔地放入每一双相望的眼中。

    在这样的夜晚,每个抬头望月的人眼眸中都有一片映照着皓月浮沉着繁星的湖泊。

    钱少爷侧头凝视着八公子微微抬头望向月空的侧脸。

    因为酒气上涌,那双素来清明的眼睛里晃动着难得一见的迷蒙之意。

    钱少爷忍不住摸了摸八公子的头。轻声道:“小八,我们来比一场吧。”

    八公子迷茫回头,猝不及防地望入了近在咫尺的钱少爷的眼中。

    八少爷觉得自己可能喝醉了。不然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跳的这么快?

    钱少爷微笑着站起来朝八公子伸手,“小八,跟我比一场吧。”

    八公子歪着头看向钱少爷被篝火映亮的眼睛,半晌,也笑着伸出了手。

    王公子将已经东倒西歪的皿少爷搂到自己怀里,小心翼翼地拿下他仍旧抱在手中的空酒坛,然后又添了些枯木枝到面前的火堆里。

    抬起头时前面钱八两人已经开始过招了。

    钱少爷今天是一身暗纹的深色长袍,八公子是一身月白长衫。临崖风起,月光下是木枝相击的声音和两道往来离分暗白相错的身影。

    王公子又喝了口酒,隔着晃动的火光和随风散开的点点星火,看着那两人衣角翻飞墨发相缠,恍然觉得自己似乎也喝醉了。他低头看了看怀中阿皿不甚安稳的睡颜,自己都没察觉地温柔笑了笑。

    片刻后有悠扬笛声应着崖边交错人影的攻势扶风而起,曲调如星河涌动,万壑生风。

    流光渐移,风中暗香浮动,恍惚似有幽昙花开。那两人的招式渐渐柔和下来,笛声紧随,婉转相和,听着竟有些缠绵。

    八公子的酒意席卷而来,攻势也逐渐变缓。钱少爷嘴角勾着笑,趁机挑了八公子手中的木枝,前侵一步搂住他的腰将他带入了怀中。

    王公子默默翻了个白眼,但笛音依旧未停。

    皓月当空,崖边是一对相拥的人影。

    这边星火如萤光,随风乱舞。

    一曲末了,王公子低头看了看怀中安然熟睡的阿皿,突然想起钱少爷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那天钱少爷走在王公子身边,看着前面八公子的背影,眼里柔情似水。

    仿佛是自言自语

    他说,你知道吗,天生痴人是勤奋不可得

评论(1)
热度(18)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