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乱.《回忆录》.三

    天黑之后我不得不搁笔。

    我很讨厌夜晚,特别是在这种一暗下来就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右腿已经失去知觉了,子弹……白天看了一下,角度刁钻,我自己挖不出来。

    这不是我第一次待在这样的黑暗里,但就像做面包的不爱吃面包,这种对黑暗的熟悉感实在令我感到厌恶。

    外面好像起风了,空气里湿气也变重,看来马上要下雨。

    挺好,雨水冲掉我的足迹我就还能多藏几天。

    现在我要先睡一觉保存体力。

    希望噩梦这几天能暂时放过我。

    这句话没人跟我说我就自己对自己说咯:

    晚安,K

2001年10月6日 大雨

    室友终于打电话来了。

    “K仔,明天出来吃饭。老规矩。”

    到餐馆的时候室友还没来,我坐在老地方。餐馆老板Chatt叔熟络地过来跟我打招呼,顺手给我倒了一杯茶。

    “Chatt叔,你老糊涂了!”

    “哈哈哈,你啊,少喝点酒!就喝茶吧!”

    餐馆里的电视正放着午间新闻。说是昨晚新街又发生一起大型持械殴斗事件,疑与黑帮争抢地盘有关。

    电视里放着街角摄像头拍下的不甚清晰的画面,两帮人拿着铁棍砍刀互劈,场面血腥凌乱。镜头前闪过很多人影,有那么一个,我觉得很熟悉。

    “K仔!”

    我回头看着走过来的室友。是特意打扮的意气风发。

    “你……”

    “诶,先什么都别说!”他扫了我的杯子一眼,“Chatt叔!你怎么能让K仔喝茶呢?他可是喝茶会中毒,不喝酒会死的人!快来两瓶酒!”

    Chatt叔笑着摇头,但还是拿了酒来。

    “切,连Chatt叔也偏心。”

    室友自顾自喝了大半瓶,中途一句话也没说。

    “发生什么事了?”

    他抬眼看了看我。

    “我可能会消……会离开一段时间。离开之前想跟你再喝一次酒。”

    “多久?”

    他又想拿酒瓶扔我的头,但刚要举起来就想起来这不是易拉罐而是玻璃瓶,于是又讪讪放下。

     “……你从警校毕业时我可能不能跟你聚了,所以今天当是提前庆祝你正式成为一名警察……这个不说了!来来来,咱两干一杯!”

     这顿饭吃到半夜,离开餐馆的时候外面大雨倾盆。

    室友已经带有七分醉意,但他执意自己没醉。冲进雨里前他跟我说:

    K仔,即使有一天我忘记了,你也千万帮我记着。我是警校第二十一期学员,警号1273。

2001年10月19日 晴

    我收到室友寄来的一个包裹。里面有他家的钥匙和一张他画的总署局部平面图,上面标明了我们新的“秘密基地”的位置。

2001年10月25日 多云

     第二十一期即将毕业的学员被拉来做那批新学员,也就是第二十四期学员的训练搭档。为期一个月。

     我正巧和August分为一组。

     室内器械训练、步操训练 、跑步训练 、急救训练、射击训练,有条不紊。

2001年11月9日 晴

    今天是我室友生日,打电话依旧没人接。

    我把August叫出来一起喝酒。

    新街晚上人很多,路边摆满了各种夜宵摊,非常热闹。

    “August,来两杯?”

    “我不怎么会喝酒。”

    “酒量都是练出来的,我一开始也不能喝。试一杯,这啤酒,没事!”

    August也不多推辞,端起杯子也不紧不慢喝起来。

    其实要不是秘密基地里静得太让人难受,我是不爱来这么喧闹的地方的。喧闹会麻痹人的神经,而安静让人清醒。

    看得出来,August也不大喜欢这地方。

    “喂,交钱啦!”

    有一群十几岁一看就是小混混的人过来我们在的摊位收保护费。

    摊位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围着一个旧但干净的白围裙,流着汗的鬓角有几根早生的白发。脸色疲惫。

    “不是昨天才收过了吗?今天才刚开张,还没有什么进项……”

    那几个混混一脸不耐烦,说了句“老子让你拿你就得拿”然后一脚将摊位小车踹翻,摊位老板也被推倒在地上。

    听到动静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聚在旁边窃窃私语,但没人敢上前扶上一把。

    摊位老板娘披头散发,抖着手在翻倒的小车底下巴拉着,好半天才终于从里面翻出了一个小铁盒,至宝一般珍重地抱在怀里。

    混混们上去抢,扯了半天没扯出来,呸了一声准备直接拿脚踹。

    August面上无波,但手上已经青筋暴起。

    “喂!你们!Pum哥叫你们马上过去!”有一个人突然从人群里走过来喊了一声,那群小混混闻言立刻转身匆匆离开了。那人也跟着离开。

    我望了那人一眼那人的背影。

    是那孩子。

    走之前我和August帮老板娘把摊位收拾好,老板娘抱着小铁盒不停地说谢谢。

    August搜了搜口袋,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然后又撇头过来盯着我。我……

    走的时候我俩身无分文。

    “你怎么知道那小铁盒里是给她儿子上大学攒的钱?”

    “我前几天路过,正巧看到她儿子拿录取通知书给她看。”

    难怪明明一脸不喜欢吃路边摊的样子,却还是毫不犹豫选了在这个摊位吃。

    “切,小屁孩还挺善良嘛”

    “你也就比我大三岁,别总做些倚老卖老的事。还要不要脸了。”

    “…………”

    

评论(4)
热度(14)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