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乱.《回忆录》.四

2011年11月24日 晴

       和August的组队训练结束了。他比想象中还要更优秀一些。

2011年12月3日 小雪

       今天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风不大,但依旧很冷。

       训练结束后我又仔细研究了一下那张平面图。其实这张图我现在已经熟得能自己画出来了。而算起来,我已经有两个月没能联系上我室友。

2011年12月14日 多云

        晚上出去买东西,路过新街一家酒吧的时候被一个突然冲出来的人撞得一个趔趄。 

        手里提着的啤酒被甩飞滚了一地,有一瓶不知好歹地滚到了马路中间,被驶过的车辆碾压得喷溅开来,泅了一地。

        紧接着酒吧里涌出了一群人,拿着砍刀追着那人而去。

        一群人呼啸而过,衣角都带着咸腥的风。

        我站在路边有点发愣。

        有一个小孩子捡了散落的啤酒装好了递给我。他仰着头,说哥哥你怎么流血了?

        我低头看了看外套,确实有血。想来是那个被追的人身上的。

2011年12月25日 阴

        我到警察总署去,打算问问关于我室友的情况。总署那边的人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半天,抬起头神情冷漠,跟我说查无此人。

        回来的路上我又去便利店买了一袋子罐装冰啤酒。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车撞到。

2011年12月31日 大雪

        我意外地提前接到调令。明年开年就要去总署报道了。

        我盯着调令看了半天,August过来恭喜我的时候我都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似乎不大高兴?”

        我摇了摇头,谈不上高不高兴。

        我只是在思考去了总署后,我要怎么向我未来的上司开口询问我室友的下落。

        毕竟我跟我室友的长官,是同一个。

        写到这里我又停下了笔。

        我觉得有点难受。这其实还挺让我意外的,毕竟已经时隔这么多年。我以为有些心情早该淡了,但结果……

        2011的最后几天和2012年的头几天我都是和August一起过的。因为正巧,我俩都是孤单的人。

        也正如我所想,August一旦和谁熟络起来就会在那人面前变得像另一个人。

        那孩子开心的时候笑起来很可爱。

        其实人都一样,能开心的时候谁会自找郁闷呢?都喜欢开心,只是有很多时候自己一个人呆着,找不到开心的理由。

        过年那天August喝醉了,他抱着酒瓶子絮絮叨叨跟我扯东扯西说了半天,然后冲我一笑,跟我说:“我唱歌给你听吧。”

        那天我喝着酒,August唱着歌,窗外礼花漫天。

        醉倒之前我盯着空中一朵刚刚炸开的礼花,突然想起另一个孩子的眼睛。我还记得他叫Ngern,还记得那天他从酒吧里冲出来从我身边跑过,带着一身的血。还记那时闪过的他一如既往晶亮的眼睛。

        我室…室友说过,那孩子一定会有大出息。

        我是信的。他从没骗过我。

        好像听到谁用小提琴拉着一首《viva la vida 》。

        生命万岁。




#写起来进展比我原来预想得要慢,大概再更两三次环境就能完整些了,前面有些铺垫也会开始慢慢交代

#我……尽量督促自己写下去……毕竟是立了flag的

评论(2)
热度(13)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