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根八】One Day

长篇臣妾真的做不到啊……《乱.回忆录》系列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太拖沓……所以把这篇当成回忆录里一些关键信息的总括,以及它的终章。

还没来得及检查,细节可能也经不起深究_(:з)∠)_,但总之算是一个交代吧

文笔越来越废我也是很无力了_(:з)∠)_








今天下了场久违的暴雨。

租的这间屋子里散不去的热和从厕所窗户那里渗进来的凉意相互中和,舒适的温度使得August终于能在这个八月里第一次睡到自然醒。

看了下手机,6:30。

窗外的暴雨敲打着一切能敲打到的东西,楼下不顾他人作息时间总是被开到最大音量的音响,也在这铺天盖地的敲击乐里显得奄奄一息。

August心情不错,一边刷着牙踢开脚下到处都是的空啤酒罐,一边隔着深色的窗帘将卧室里的窗户开了个小缝。

雨声骤然变得清晰巨大,从缝里冲进来的雨很快就将窗帘泅湿了一片。

August笑了一声。这块水渍就像是天空尿了床。

这栋隐蔽又老旧的小出租屋一层窝了三家住户,每层的布局就像一个凹字,August住的这间正好就处于凹字底部横着的这一块。

出租屋每一层都有一个连着走廊的室内公共阳台,阳台上是一排老式的格子窗户,风一大就容易吱呀作响。地上则摆着些自生自灭的盆栽。

阳台最里的一个角隔着盆栽有一扇一直开着的窗,窗外紧挨着的几条路过的缠着胶带的电线上常年挂着几条不知是谁家的男式内裤。

有些褪色的红色内裤安静地挂在衣架上,像在抗争又像屈服,经历着长久而不为人知的烈日暴晒和风雨飘摇。

洗完脸后雨势似乎小了点。

August站在门边听了下外面的动静。两个邻居还在沉睡。

他轻轻地打开门走到了公共阳台。阳台上一排的窗户中有一扇开着,风带着雨从窗外飘进来,随之而来的是大不同于室内的带着凉意的空气。

August皱了皱眉走到窗边。

窗框下躺着横七竖八的一堆湿漉漉的烟头,有一个半湿的还在冒着烟。烟味熟悉得让人头痛。

August嫌弃地一根根拈起来,习惯性地丢向窗外一株蓬勃的荔枝树的树冠。烟头们默默将路过的空气都沾染上自己的余味,然后功成身退,一个个消失在了那片被雨洗得清亮的绿中。

【总有一天我要把他的烟全扔掉。】

August站在窗口小声嘟啷了几句,终于还是离开了阳台,回到了那个闷闭又昏暗的屋子里。

打开手机,显示屏蓝色的亮光瞬间将August的脸映亮。

时间7:40

August转身从枕头下拿出自己的枪,放进在床头搭着的外套的内口袋里。

出门前August站在门口朝室内望了望。犹豫了几秒钟后,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走过来关上了那扇难得开上一条缝的窗。

转过了几条街,熟悉的小面馆里Ngern已经吃完早餐开始抽烟了。

雨幕里August的身影越来越近,Ngern又狠吸了几口,这才赶在August进来之前恋恋不舍地把烟碾在了脚下。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Ngern笑着对走进门来的August问道。

“你说呢?!“August看都懒得朝他看,把伞立在墙角后只朝着店里喊着,“chatt叔,来碗面!”

“今天吃什么面?”chatt叔在厨房里问着。

August顿了顿。

“和他的一样。”

厨房里chatt叔不再说话了,一时间整个小店里只听得到雨水敲打着店外雨棚的声音。

“August,昨晚我跟你说的话你可别忘了。”

“你妈没告诉你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吗?”

Ngern笑了一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也不点,只是拿在手上把玩。“这可不能怪我,我还没来得及等到她教我这些,她就先扔掉了我。”

August有些懊恼自己又说了些不该说的废话。

他放下筷子,朝Ngern看过去。“你说的我都记住了。但你知道,我不一定会听。”

Ngern却不再接话。他点燃了手中的烟,笑着看August不出所料地皱了眉头。

“August,有些事你不妨尝试一下。”

“比如?”

Ngern笑着拉过August的衣领,将刚吸的一口烟渡到他的嘴中。

“August,抽烟比喝酒让人清醒。”

August不会抽烟,此刻突然溢满口腔,直往鼻腔和嗓眼里蹿的烟让他不知所措,最终只能不可抑制地猛烈呛咳起来。

Ngern手忙脚乱地把烟给碾了,倒了杯水,又倾身过来拍August的背帮他顺气。

泪水在呛咳中溢满眼眶,August红着眼红着脸仍止不住地咳着,手却突然牢牢地拽紧了他面前的Ngern的衬衫前襟。

“我们…咳……我们去游乐场吧。”

Ngern一边拍着August的背,一边听着外面越加喧嚣的雨声,感觉有点懵。

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

十点左右,雨停,太阳被洗过之后变得更加耀眼更加热了。

十一点多Ngern被August拉着到了游乐场。

没想到今天正好是情人节……

上午的一场暴雨并没有冲刷掉小情侣们的热情,此时太阳一出,他们就成堆成茬地挤满了游乐场。

看着拥挤喧闹的人群,Ngern下意识地边走边拉住August的手轻轻把他往自己身后带,转头却见August正笑着。

Ngern第一次看见August露出这样的笑,小孩子一样,开心得干净又直白,很……可爱。

August神奇地摸了摸Ngern的头,笑着说:“你别怕,我带了枪。”

Ngern虽然被August的笑和他伸手摸自己头的举动闪得有点懵,但听到这话也忍不住跟着笑了。“那巧了,我今天正好没带枪。你可要保护好我。”

August的脸上从进入游乐场开始就一直有笑容,Ngern看着他的笑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恐高症什么的也变得……稍微好了点…。

13:40

从过山车上下来Ngern脸都青了,眼前闪着星,胃里波涛汹涌。

August忍着笑问他想不想吐,要不要休息,Ngern虚弱地摇了摇头。

一个黑帮老大怎么能在游乐场里掉底子呢?!更关键的是,刚刚August给他买的那个一人一个的甜筒他可舍不得吐出来。

August没有再拉他去玩一些高空高速的项目了,而是拉他去坐了摩天轮。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摩天轮上看着对方,一句话都没讲。等到了最高点的时候,August突然倾身勾住Ngern的脖子。

窗外是一片澄澈的天空,太阳投进来的光有点热。

他说,“Ngern,接吻吧。”

14:10

从摩天轮上下来后有人问他们要不要洗几张摩天轮上的机器给他们照的照片。

August洗了一张他们接吻的照片然后收进了口袋里。

Ngern看着August变的红润得更加诱人的唇,笑着问,“不给我一张吗?”

August笑着摇头,“我有不就等于你有吗。”

14:30

ngern终于把今天有点活泼过度的August按在了一个蘑菇形的椅子上。

August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头顶是可爱的缀着白色斑点的粉蓝色蘑菇盖。

Ngern心里哀嚎了一声“怎么这么可爱”,面上却强装镇静,慢慢地坐到了August身边。

“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August摇头,“你早上说有些事不妨尝试一下。这样你不喜欢吗?”

“August,你想要把我捡回家吗?”

August摇了摇头,“Ngern,我想在那个女人扔下你的那一刻就把你捡回家。”他又伸手去摸了摸Ngern的头,“那样的话我们还是能在一起,但未来肯定会和现在不一样。”

15:28

经过一个叫恐怖游轮的鬼城时,有一对情侣正在门口徘徊。女生似乎有点害怕。

Ngern拉着August去买了票。他把一张票塞进August手里。

“August,鬼有什么可怕的,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

穿上雨衣,坐上“游船”,一群人兴致勃勃地聊着天被送进了黑漆漆的“洞”里。

起初还有几个胆子大的笑着讨论着旁边突然蹿出来的蛇或者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有多假,但慢慢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再慢慢地,大多数的人都开始被吓得惊叫。

August并不怕这些,Ngern更不可能怕。

游船行到一个弯道的时候Ngern突然拽住August的手,在他耳边低声说到:“August,别开枪。”

话音刚落,Ngern扑在他耳边的热气还没散去,August就被一把按下趴在了座椅下,随之而来的是几乎同时发生的两声枪响,以及一片在隧洞里不断回响的伴着落水声的刺耳尖叫。

弯道后有一片间歇性出现的水帘,游船开过那片水帘时水淋在August身上。August抬起头,黑暗里,有一片温热顺着脸滑进脖子弄湿了胸前的衣服。

心口黏腻一片,让人喘不过气。

16:13

“先生?先生您醒醒。”

August睁开眼,看见的是一个穿着恐怖游轮的工作服的人。

“先生,已经到站了。”

August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还坐在游船上,四周是互相嘲笑着的陆续下船的游客。

怎么回事?

“刚刚在隧洞里有人开枪你们没听到吗?!”August瞪大眼睛,几乎是扑到那个工作人员面前,“还有一个人没出来!跟我一起进去的人还没出来!”

工作人员被吓到了,忙拿了对讲机开始询问。

“先生,刚才隧洞里并没有人开枪,而且船上所有人都已经安全到站了。”

“不可能!你们都聋了吗?!有人开枪!而且Ngern他还没出来!”August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知道自己该冷静,但手还是不受控制地扯住了那个工作人员的衣领。“他可能中枪了!你们快进去救他!”

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涌上来将两人分开。

“先生您先冷静一下,我们已经安排人进隧洞检查了,您现在可以先去监控室看看监控。”

16:30

August坐在监控室里盯着眼前的屏幕,单调的黑白色的光不断变换着投到他的脸上。身上的水还没干,他忍不住发抖。

监控里没有Ngern的身影!从一开始上船就没有!

没有ngern,有没枪响,没有人尖叫落水,什么都没有。

August颤抖着掏出口袋里的那张和Ngern接吻的照片。

也没有。

照片上只有他自己。

没有人接吻,没有人笑,照片上只有他一个人坐着,在哭。

16:45

August从游乐场总监控室走出来。

太阳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头顶是一片袅袅的被热力炽烤而产生的水雾,在那个呆滞变形的人影上不解风情地起着舞。

监控里没有Ngern。

只有他自己。

他一个人走进来,一个人买了两个甜筒,一个人去坐了过山车,一个人坐在蘑菇椅上,一个人进了恐怖游轮。

18:23

August到chatt叔的店吃了一碗面。

“chatt叔,Ngern今天来过吗?”

chatt叔面露不忍,叹了口气。

“August,Ngern已经很久没来过了。”

19:30

August坐在全城最大的洗浴中心旁的一家便利店外。

本来想喝一罐冰啤酒,但开口却要了一包烟。

还是不会抽烟。呛起来让人恨不得咳出心肺。

不过这倒确实让人清醒。

21:26

夜宵摊已经摆满一条街。

有一群收保护费的年轻混混掀翻了一个中年妇女摆的摊。

August一边咳着,一边拿手扇了扇眼前的烟。

对面人群里似乎有一个人挤了进去,不多时混混们就离开了。

August笑着又抽了一口,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多像。

他第一次见到Ngern的时候是Ngern在人群里对那群混混喊了一声,“喂!你们!Pum哥叫你们马上过去!”

22:36

地上已经满是烟头。

August觉得自己的嗓子和肺肯定都被咳废了。

抬起头,从洗浴中心里走出来一群人,有一人众星拱月般地被围在中间。

August猛地吸了一口烟后将烟头掷在了地上的那一堆烟头里。拿出了自己的枪。

开枪的那一瞬间August觉得自己听到了Ngern的声音。

“你枪法这么好,愿意跟着我吗?”

呵,紧跟着这句话的,自然会是是闭着眼都能想象到的Ngern式挑眉。

开枪后August开始拼命地往反方向跑。

几乎和另一声枪响同时响起。August在心里说着,Ngern,我愿意。

23:37

August终于甩掉了追来的人回到了自己那个出租屋里。

邻居们都睡了。

阳台上的那扇开着的窗还没关上,但风吹过来,已经闻不到那股烟味了。

那条饱经风霜的内裤也消失了。不知是不是终于被人发现收了进去。

August抖着手,花了将近一分钟才成功将钥匙插入锁眼。

屋里是啤酒混着烟的味道,熟悉得令人安心。August很庆幸早上出门时关上了窗户。

August踢开地上的啤酒罐,慢慢地挪到床边,仰面躺到了床上。

手里的枪滑落到地上,枪上的警号早已被磨得看不清。反正再不会有人记得了。

24:00

晚间整点新闻播报新街发生一起枪击案,青帮新坐馆在从洗浴中心出来的时候被人一枪爆头。

开枪的人左胸中枪,现在逃中。

据调查,这极有可能是青帮上一任坐馆Ngern的手下寻仇而为……

据警方逮捕的青帮成员称:这次被杀的青帮坐馆曾是上任坐馆的好兄弟,但在一次帮会间的火拼行动中出卖了当时的坐馆,并直接促成了他的死亡……

此青帮成员还透露,上任坐馆的手下有一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两人关系颇为密切。但上任坐馆死后,有传闻称那个手下其实是警察派来的卧底……

评论(3)
热度(28)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