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根八】北山有鱼 3

#233333这个脑洞越填越幼龄了

#这波更完就暂时不填这个坑了……

#要集中力量填隔壁的《久病不愈》

文/雾是他的影

这百灵鸟是这山中的大美人,歌唱得好,修为也高,见的世面也比别的妖多,所以平日里追求者那也是成伍成群。如今她成亲,那邻居好友什么的自然都要来捧场祝贺,追求者们也少不了要来看看他们到底是被谁打败的,于是一时间几乎北坡所有的妖都来了,满满当当地挤满了百灵鸟住的林子。

小狼妖和小狐狸活了这几百岁,成亲虽见过不少,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壮观的场景。

两只小妖身量小,在妖群里穿梭也容易,小狼妖跟在小狐狸身后,几拐几拐地就到了百灵鸟家的门口。

小狐狸仰着头喊了几声【姐姐!姐姐!我是小八!】就被放了进去。小狼妖也迷迷糊糊地跟在后面进去了。

这百灵鸟早已修炼成人形,此刻正像人间的新嫁娘一般穿着火红的喜袍,美丽得不可方物。

然而小狼妖对雌性已经有了心理阴影,所以也并没有太仔细去看,而是望着窗外等着灌灌出现。

不多时新郎便随着一阵喧闹声出现在窗外,小狼妖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这不是白鸿叔叔吗?!

原来这百灵鸟前些日子约了小姐妹下山到附近的人类集镇逛了逛,回山后在归家的路上正好碰上刚从小狐狸家门前路过第八回的白鸿。这视线一对上简直一眼万年,确认过眼神,他们立刻明白自己遇上了对的人。

百灵鸟欣赏白鸿的孤傲高冷,白鸿喜欢百灵鸟的美丽灵气。这份心动可遇不可求,于是两人当下就决定成亲,当晚便满北山地发了喜帖,第二天就接着摆了喜宴。

巧就巧在灌灌他爹说要一家人一起出去玩一玩,交流交流心事,凝聚一下家族感情,于是几天前便举家出发去了隔壁太华山,直到百灵鸟婚礼当天中午才回来,一回来灌灌就被小狼妖拉着往北坡去了,根本就没时间知道百灵鸟要成亲了这件事。而小狼妖也没听爹娘……可能爹娘提过,但他因为玩得嗨给忘了……

小狐狸一看小狼妖表情不对劲,忙问出什么事了。

小狼妖现在万分后悔自己贪玩误了灌灌的终生大事,一时间什么兴致都没了,只想着快点找到灌灌跟他道个歉,顺便安慰安慰他。

【我得赶快找到灌灌。】

【灌灌?】

【嗯,他是我的好兄弟。他喜欢百灵鸟,可是……】小狼妖恹恹地垂着头,【他现在肯定难过死了。】

【那我帮你找吧。】

小八突然化成人形,拉了拉小狼妖的爪子。【我叫小八,你叫什么?】

小狼妖也化成人形,【我娘亲叫我阿根。】

小八把灵草送给百灵鸟后就和阿根一起匆匆走了出来,在屋外的妖群里默默地搜寻着灌灌,可是一直到来参礼的妖们都快散得差不多了也没找到。

眼见这天就要黑了,阿根有些着急。他一边朝山顶上走一边对小八说:【小八,你先回去吧,我去山顶上找找,如果还找不到的话我就回南坡到他家去看看。】

小八摇了摇头,说:【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山顶不安全。】

阿根:【嗯?】

小八:【我在山顶被雷劈过。】

阿根瞪大眼:【这么巧,我也被劈过!】

于是两只小妖一边往山顶上走,一边对被雷劈过这件事进行了深入而热切的交谈。

两人聊着聊着,不多时就快走到山顶了,此时突然有一阵怪声从山顶传来。小狐狸从没听过这种声音,一时被吓到了。

阿根只觉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再看时腿后已经缩了一只瞪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小狐狸。

阿根蹲下来把小狐狸抱在怀里,小声跟他说:【小八,那是灌灌发出的声音,你别怕。】

阿根抱着小狐狸躬下身子悄悄地往山顶挪,藏在了一颗老云松的影子里。

探头来看,只见灌灌站在山顶那颗最大的云松下,仰着头不停地叫唤着。月光温柔地洒下来,那场景就像一个怒极的妇人,愤懑又无奈,只能在这无人之处,一个人对着这万年的老云松行骂街之事……

阿根:【……】

小狐狸:【……】

灌灌在那叫了好半天,阿根一直抱着小狐狸躲在树后,腿都蹲麻了。

灌灌突然不叫了。阿根探头一看,只见从那颗万年老云松的树冠里飞出来一只小鸟,模样倒和灌灌的原型有点像。

那只鸟飞到灌灌面前,微光一闪化作了一个姑娘,正害羞地对着灌灌笑。

灌灌也摸着头相对着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一番,然后一把将那姑娘带进了自己怀里,在月光下小心翼翼地吻上姑娘的唇。

阿根慌忙把小狐狸眼睛一遮,心里擂鼓一般,这才第一次真正意识到灌灌是比他大了几百岁的人,已经到了要成亲的年纪了。

一时间难免有些惆怅。

小狐狸拿爪子扒拉着阿根的手,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成功。【喂!我比你大,应该是我能看你不能看!你遮我眼睛干嘛?!】

不说还好,一说阿根又想起这小狐狸也是个比自己大上两百岁的,内心不免更加惆怅了……抬头看看月光,觉得今夜的月色似乎也有几分苍凉。

突然白光一闪,小八就这样直接坐在了阿根怀里。

【他们都走了,你干嘛还捂着我眼睛!】

阿根搂着小八再探出头一看,山顶上果然已经不见了灌灌和那姑娘的身影。

【哦……那我回去了……】等小八站好后,阿根也拍了拍土站起身来。

【诶,你等等!】小八拉住阿根,在衣袖里掏阿掏,然后找出了一片竹叶。【这个给你,这是我们家特制的竹叶笛,这一片吹出的声音只有我能听见。你拿着,等你要找我的时候就吹这笛子,我自有办法找到你。】

【那我把这个给你】,阿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铃铛,【这是我小时候用的……】,阿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没修成人形之前一到饭点娘亲就摇这个铃铛,不论多远我都能听见的。】

【那明天见啦阿根!】小八顶着月光朝往坡下走的阿根挥了挥手。

阿根回头朝他扬了扬手中的竹叶笛,【明天见,小八!】

评论(9)
热度(20)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