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根八】 嘿嘿

#古风向

#今天突然有了一个古风脑洞,所以一鼓作气地写了

#依旧是钱少爷和八公子的日常

#也是刘管家和王管家卖自家少爷公子的日常

文/雾是他的影

今天钱少爷接到了一个绣球。

王管家走进自家公子的书房时,八公子正画着一个扇面,嘴角噙着一抹微笑。

王管家抹了把汗,轻声清了下嗓子。

“怎么了?”八公子抬头看了一眼复又低头。

“呃…这个……这个……,钱少爷他……”

八公子笔锋一滞,随后又顺势一勾,“他怎么了?”

“钱少爷……,他接了苏姑娘的绣球……”

大团的墨渍随着笔尖的下沉突兀地出现在右下角。完美的扇面毁在了最后一笔。

那是永州城里最美也最难得的女子。

苏姑娘在永州城连着摆了五年比武招亲的擂台,却五年没人将她打败。收掉擂台的那天苏姑娘将最后一位候选人踹下高台,然后指着那位摔得一时半会儿起不来的汉子说了一句:我不是针对你一个人,我是想说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在场的来自各地的诸位文人雅客少侠公孙无不感到受到了巨大羞辱,纷纷引经据典口诛笔伐妙语生花。围观了全程的地痞流氓纷纷表示:朝闻道,夕死可矣。真是学习了。

苏姑娘在高台上听了片刻,冷笑一声打了个响指,一旁不让须眉的两个丫鬟平地两个空翻,在错身的间隙展开了一卷空白长轴。

“诸位对这一称呼如此忿忿,看来也是自有一番尊严骨气,不知各位敢不敢上台留名?”

台下众人顿时安静如鸡面面相觑不知此为何意。突然有一人飞身而出,喊道:“写就写!在场哪一位不是英雄豪杰,还怕找不到添香红袖?断不必在你苏姑娘一棵树上吊死!”说完环顾一圈发现没有笔墨,于是竟狠了狠心咬破手指笔走龙蛇在白轴上留下了鲜艳的大名。

可能此举太过豪迈引起了大家心中的强烈共鸣,于是大家纷纷咬破手指,咬不破的让别人帮忙咬,然后飞身上台以血为墨留下名字,场面一时颇为血腥。

从台下端着毛笔砚台匆匆赶来的丫鬟见到此情此景用表情展现了大写的懵逼。

不就是中途去了趟茅厕,把笔墨送迟了一步吗……至于这样吗……?!是不是有毛病?


当天盛况空前,大家情绪上来了,写完还要写,写了自己的还把兄弟老表远房亲戚凡是记得名字的都写上了,等最后清点的时候,台上已经堆了不下二十个长轴……

英雄们豪气冲天,留名之后拍肩抱拳相约喝酒,于是当晚永州城的青楼酒肆全部爆满,以至于在后河边搭了百米长棚都供不应求。

苏老爷翻了翻管家送来的自家酒楼一个时辰的进项单,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在外面院子里练剑的自家女儿说道:“半个月后抛绣球吧。”

一把长剑噌的一声将苏老爷手中的进项单钉到了墙上。苏老爷悠悠拂袖端起了一杯茶,隔着茶雾袅袅,只见自家女儿站在窗边施礼含笑,答了声“是”。宜室宜家。



半个月后。也就是今日。苏府门前再搭高台,写满血字的白帛像符咒一样在高台边悬挂成林。所有留了名的人都不得参加此次招亲。

一群英雄豪杰被一群丫鬟挡在远处,低头便可见丫鬟们脸上一副“不要脸你就去”的表情。实打实的精神攻击。

当日正午,铜锣一声响,从苏姑娘手中抛出的绣球在阳光下划出一道很长的弧线。台下人潮汹涌,纷纷往绣球落下的方向挤去。吃完午饭出来走走的钱少爷刚转过一个街角就看见了奔涌而来的人潮。他大惊之下脚尖点地纵身而起,用轻功行于墙面以避过人潮,顺手还接到了一个球…………嗯(⊙_⊙)?!一个球(⊙_⊙)?!!!

然后钱少爷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了苏姑娘的入幕之宾……



王管家作为永州八卦圈翘楚,眼线遍地,于是非常及时地得到了“钱少爷特意施展轻功于千万人中夺得绣球抱得美人归”的一线消息。

八公子听完王管家如亲眼目击一般的陈诉,看着扇面上那片墨渍沉默了片刻,然后“啪”地收起扇子,一言不发地朝外边去了。

苏府门前人潮仍未散尽,还有很多人不等到公布结果不甘心。八公子站在苏府对街的一座府邸的屋顶上,眉眼淡漠,看着苏府此刻紧闭着的大门。

“出来了!”

“他们出来了!

苏府大门打开,先行走出了微笑着的苏老爷,然后走出了微笑着的苏姑娘和微笑着的钱少爷。真是好一对璧人。(此处的璧人并无对我根哥肤色的反讽之意,我又不是黑粉,你们懂的[doge])

“小女招亲已有五年,今日再次搭台终于得遇有缘人,此实是苏府一大幸事。承蒙各位抬爱,今与大家同庆,永庆酒楼、华庚阁,全场限量八折,先到先得!”

永庆酒楼和华庚阁是永州城最有名最有格调的酒楼和清阁,菜品一流,清倌一流。这么多年世事变迁各大酒楼相继报团逢年过节出优惠活动,但这两个名店却不为所动从不打折!今日优惠实在太过难得,而且还是先到先得,于是大家顾不上别的,纷纷撩起衣摆冲刺的速度朝同样的目标奔去。浩浩荡荡,蔚为可观。


苏老爷眯着眼望着远去的人潮,悠悠说道,“女儿啊,爹为了顾你的面子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

“别装了,你不是事先提价了吗。”苏姑娘朝她爹翻了个白眼。苏老爷微微一笑,扫了钱少爷一眼,然后接过管家递来的进账单转身回了苏府。

苏姑娘用手肘推了推钱少爷,“诶,你刚说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啊?帅吗?”

钱少爷斜眼,“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是男子?”

苏姑娘神秘一笑,突然拿出一本书来。“本姑娘可是颇有研究,研究颇有成效的。”

钱少爷把书拿过来快速翻了几面。“不堪入目啊!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看这些呢?!还有没有……借我几本!”

苏姑娘一脸腐笑。“你先告诉我你想嘿嘿嘿的那个是谁,本姑娘好对症下药!”

钱少爷挑了下眉,然后用手朝远处指了指。

苏姑娘顺着那方向看过去,只见远处屋顶之上一人白衣飘飘,玉树临风。

“啧啧啧。”

“怎么样?有合适的书吗?”

“本姑娘眼神不太好,这么远看不清楚样貌啊!”苏姑娘颇为郁卒,“这样吧!我先按我的推测借你几本回去试试,下次你找机会把人带到我面前来我再看看!”

“好嘞!”


苏姑娘塞了几本书到钱少爷手上之后就嘿嘿嘿嘿笑着回去了。钱少爷在远处八公子的注视之下默默将书放到了衣服里,然后……撒腿就跑!

八公子轻功强过钱少爷,毫不费力就落在了钱少爷面前。

“拿的什么书?”

“苏姑娘家的独门秘籍,她叮嘱我不能外传的!”

“我是外人?”

“当然不是!”钱少爷双手环胸将书捂得严严实实,笑眯眯向前踏了一小步,“你是内人!哎哎哎哎!小八!干嘛点我穴!诶你别走啊!小八!”

八公子把折扇往钱少爷怀里一送,顺手点了个穴。



回去的时候八公子的背影一派优雅,但脸却可疑地发红。

毕竟八公子的视力好到远处一只母苍蝇飞过都恨不得先画个妆挣个眼缘。所以他看见了苏姑娘塞给钱少爷的那些书。非常眼熟。

很快接到情报的王管家表示,对于那些书,自家八公子不仅眼熟,对内容也是很熟的。毕竟那些书就是他王管家和钱府刘管家两位大手联袂出品~~,他们早就往自家少爷公子书桌上放了很多回了。奈何钱少爷去书房的次数少到书桌都快积尘……,不过八公子就……嘿嘿嘿

【不要污,要优雅!】

评论(14)
热度(35)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