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The First Noel

文/雾是他的影

#因为我没正经过过圣诞节……所以实在写不出什么情节……[忍不住对自己翻了个三百六十度的白眼]

#算小日常吧……我先去吃个橙子压压一个单身狗内心的酸楚

#然后我去查了下曼谷的天气,今明两天都是雷阵雨转晴……

#我还以为是明天有活动,已经准备好小马扎,只等着明天一边嗑瓜子一边捧心流泪收活动视频和图了,没想到是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糖也太多了吧

#我根哥横手虚遮住眼睛微微低头笑着的那张图简直把我的心都戳得对穿涌出无数春风

#反正怎样都甜不过真人…_(:з)∠)_





August洗完澡穿着浴袍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现在放的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乐队的演唱会重播。台上慢慢散落着人工雪,在蓝色灯光的衬托下颇有一种冬天的感觉。主唱围着一条浅棕色的围巾,抱着吉他坐在麦克风前,声音温暖柔和,唱着一首情歌。

已经是平安夜了,北半球大部分地区早就落了雪。但曼谷的冬天和夏天一样热,开了空调才勉强有一点冬天该有的氛围。

August轻轻叹了口气,突然意识到ngern还没过来,明明两分钟前就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了。他回过头去看了看,只见ngern围着浴巾靠在浴室门口正看向这边,神情熟悉,是在思索着什么。

August收回视线,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继续享受音乐。ngern却走过来扔了个毛巾盖在了他头上。

“头发不擦干会感冒的”,ngern把软绵绵的August拉起来安置到沙发前的软垫上坐着,“每次感冒就窝在被子里哼哼唧唧让我去给你买甜甜圈。”

“难得生病一次,不好好使唤你怎么行~”

“行是行,但是上次你感冒吃了甜甜圈之后直接病情加重发高烧,去医院躺了三天才好!”

“……”

“……”

“我要坐沙发!”

“坐沙发我不好给你擦头发,你也不好看电视啊。乖,好好坐着。”

August腿长,在软垫上坐着只能盘着腿。

“我没穿内裤!”

ngern正拿着毛巾揉着August凌乱的头发,心里想着August的头发最近又长长了不少,前面的刘海都快盖住眼睛了,过两天要拉他去剪一下。

“嗯(⊙_⊙)?为什么没穿内裤?”

August低头扯了扯浴袍下摆试图遮住漏风的地方,“反正等下也要脱的,还不如不穿。”

ngern轻笑一声,隔着毛巾又摸了摸他的头。

“我跟你说啊,你别想着今年圣诞节该给我送什么样的企鹅了!换点别的!”

August想到家里各式各样的企鹅挂件、摆件、玩偶,甚至连内裤、袜子、拖鞋上都有企鹅,然后抬眼又看到了电视一角上的企鹅贴纸,忍不住对ngern年复一年毫无创意的送礼思维表示了言语上的明确拒绝。

然而他没有意识到他给ngern送的礼物也是清一色的熊猫系列,此刻他身后坐着的ngern的内裤上就有一只表情憨厚可爱的熊猫╮(╯▽╰)╭。

ngern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对August的话表示了发自内心的深以为然。那么该送什么好呢……

原本August坐下去的时候屁股毫无挂碍地紧贴着软垫,但那感种觉确实有点……,所以他又动了动,把浴衣的后摆塞到屁股下垫着,然而这么一动,前面又开始漏风……

ngern把乱动的August抓回来坐好,给毛巾翻了个面,用稍微干一点的那面继续揉着August的头发。

“嗯,我想想……王毛东说要给min一个惊喜,唔,估计又是气球什么的。Ssing肯定是陪女朋友逛商场吃东西晒照片。Gun和Pluem他们说会去盼盼的店里吃饭……”

August听了这半天没见提到那两个人,一时有了奇妙的预感,“那white和captain他们两个人呢?”

“哦,前几天听white说要带captain去北极过圣诞节。”

“…………”

“…………”

“好了,头发干了”,ngern把毛巾搭在沙发靠背上,然后揉了揉August柔顺的头发。刚洗的头发散发着淡淡的香味。August回过头,ngern低头,两人轻轻地接了个吻。

“ngern!August!”王毛东刻意压低的声音伴随着叩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August回头去拿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调小,ngern在心里对不速之客翻了个白眼。

“ngern!你们睡了没?开下门!”王毛东锲而不舍地扒拉着窗户。

ngern叹了口气,“他到底是怎么进的院子?!”

August笑着站起来去给毛东开门,“肯定是翻进来的呗,又不是第一次了。”

室内外的温差实在太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让王毛东有种打开了冰库的感觉。

August穿着浴袍,也在开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室外汹涌而来的热浪。

“怎么了?”ngern围着浴巾走过来搂住August的腰,微微皱着眉对毛东问到。

“呃……”,王毛东看着ngern微湿的头发和他们身上的浴袍浴巾,感觉这两个人一副刚刚鸳鸯戏水完的模样,不由生出搅了人好事的负罪感。他默默咽了咽口水,“呃…,就……想问下你们能不能过来我家车库帮我吹下气球……?我好不容易哄阿min先睡了。本来我还想找captain他们帮忙的,但他们几天前就已经出发去北极了……”

August了然。今年右边的邻居依然散发着无遮无拦想什么做什么的壕气,而左边邻居家的惊喜果然一如往年还是气球,不一样的只是气球的形状和出场的方式。

ngern挑了下眉,恨不得过去抓住王毛东的衣领问问他:你这么晚了翻墙过来鬼鬼祟祟敲半天窗户就是为了说这个?!你真的不是在逗我?!为什么不打电话?!!!!

最后毛东得到了肯定的回应,兴高采烈地翻墙回去了。

ngern跟在August身后进屋,反手关了门,然后把August一把拽过来按在墙上来了个深吻。

一吻结束,August的耳尖都有些发红。两人在玄关拥抱着,ngern的手不安分地下滑,然后拍了拍August的屁股。

房子里的温度是十七度。ngern轻笑一声,温暖的鼻息扑在August的耳边。

“没想到最后还是要穿上内裤。”

“…闭嘴!”

最后ngern穿了一件深灰色的T恤,搭了条宽松的牛仔裤和那双黑色白底系带皮鞋。August随手拿了件白底胸前印着银色英文logo的T恤套上,搭了黑色休闲裤和白色板鞋,想了想,还是在出门前拿了一件浅色的衬衫套在外面。

毛东家的车库简直像温室大棚,虽然现在也大开着门,但温度还是比室外高了好几度,饶是August这样耐热的人,才刚进去不久也出了一身的汗。

便宜邻居就是用之不竭的廉价劳动力。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ngern和August在平安夜里拿着打气筒在一个高温的车库里为了邻居王毛东的爱情挥汗如雨。

在毛东连声的道谢中走出车库时,时间已经将近二十三点半。两人决定不回去睡觉了,直接上街去走走,一直走到圣诞节。

从曼谷市区轻轨的Rachadamri Station开始,往中央百货中心区域步行可以观赏一路的各色灯饰。Four Season Hotel门口有一棵大型圣诞树,半岛广场门口有蜡烛形状的圣诞灯,Grand Hyatt Hotel 门口有姜饼屋和驯鹿雪橇装饰。路上行人不少但也不拥挤,正好有平安夜的感觉。

 ngern和August一路慢慢走来,停在了中央百货外的人行天桥上。

天桥下车流如织,和白天一样繁忙。

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零点了,ngern从口袋里拿出两个手环,戴在了彼此的左腕。

“圣诞快乐Aug”,ngern上前一步歪头亲吻了一下August的唇角。

August看着ngern的眼睛,微笑着说:“圣诞快乐,ngern。”

“好了,我们回家吧!”ngern握住August的右腕带着他往桥下原路返回。

是习惯性的姿势,拇指保持着自然的弧度轻轻抵点在August的手背上,其余手指温温柔柔正好环住August的手腕。自然而亲昵。

“啊?”August有点发愣。

“回家睡觉啊!不然呢?”

“哦”

August快走了几步与ngern并肩,ngern松开August的手腕,然后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

中央百货放着一首圣诞歌。

轻轻扬扬,有细碎的铃声随风洒在零点零六分曼谷的圣诞节。










胃疼,我要去睡了。结果外面开始放礼花…

评论(18)
热度(51)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