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孽障

#晚上在牛肉汤馆里等烤饼出炉,店里电视上放着动画版西游记

#彼时悟空被唐僧误会,被赶走回了花果山

#唐僧被妖怪变成一只老虎囚于笼中

#八戒说:“师傅,这妖怪我可打不过啊,我去找大师兄。若他肯回来我们便一起来救你,若他不肯回来,那我也不回来了,我们分了行李就此散伙吧。”

#“你说他想我了?”悟空坐在八戒面前,冷着眼,语气带着三分讽,“他不是说不要我了吗。”

#可心里的冷还是胜不过一腔的热。

#最后还是金箍在头,锁着人,拴着心,但此间种种,都不可与你说。

    伴着又一声“江流”,玄奘终于叹了口气睁开了眼。

    眼前少年衣衫半褪,支着头侧卧在坐榻边,左手中勾着一壶酒朝他晃了晃,说道: “江流,莫要辜负了好酒。”

    玄奘神色无波,手中念珠仍是一一捻过。

    “出家人怎能喝酒,不要胡闹。”

    少年嗤笑一声,眼里波光晃荡。

    “色戒都破了,还在乎这个?”

    玄奘不语,却见少年抬起一只脚来,将他手中的念珠勾走扔在了榻上。

    “又要说我胡闹了?”少年轻笑一声,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坐起身来向玄奘探了过去。

    这一口酒,两人喝了半盏茶时间,分开时都有些酒气上涌。

   少年垂睫扫了一眼搂在他腰上的手,抬眼看向玄奘时眸光潋滟。

    “你心里没有佛啊师傅。”

    “只有我。”

    玄奘看着那双眼。禅房中酒气绕着檀香,说不清是沉还是烈。

    “明天变什么好呢?”少年将额头抵在玄奘的颈项,眼尾勾着笑。

    “丰臀细腰的少女怎么样?嗯?你喜不喜欢?”

    少年仰头吻了吻玄奘的喉结,恶作剧般用舌尖探了探,若即若离,玩得倒很开心。

    玄奘将少年稍稍推开,看着他的眼睛,半晌后终于又叹着气,说了句“不要胡闹”。

    “乖乖的,不要胡闹。”

    玄奘低头吻住少年的唇角,轻声唤了句“悟空”。

   

   

评论
热度(1)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