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初恋

#初恋     恋爱的初始

“hello~!”

“hello”

“你在干嘛啊?”

“我在洗头”

“哦,那你先洗头吧。”

“等等!我洗完啦!”

August笑起来,“这么快就洗完啦?”

ngern不接招,而是近乎感叹地说了一句:“好幸福啊~”

“嗯?”

“嗯…正无聊地洗着头,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陌生人?!”ngern低低笑了起来,August也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人,抱怨自己太少主动打电话就直说啊,还来这套!

“我好想你。”

今天天气非常好,北纬30度的冬天没有想象中冷。

August抬起头望了望路边那株笔直向着天空...

【根八】久病不愈 [脑洞待填…]

快醒吧,你逃不掉的。

 

 

 

 

谁在放音乐?

 

吵。

 

August皱着眉在潜意识里分辨了良久,最后终于听明白,那是一首葬歌。

 

嗯?

 

谁死了?

 

谁死了?!

 

难道是……ngern?!

 

恐慌感突然像气球一样开始急剧膨胀挤压心脏。血液受阻一般,August的苍白的指尖变得更加冰凉。

 

不行!他不能死!

 

August调动手指,试图拉拽床单找个借力点,他急迫地想要挣脱这黑暗睁开眼睛。

可是手指...

[根八] 采风

    初秋。


    从窗外拂进来的风带着清晨的露气,在递来落叶香气的同时,也透出了属于秋季的丝丝凉意。


    虽然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August还是不得已遵循着生物钟的指示在七点左右醒来。


    洗簌完毕,换上粉丝们送的各色应援T中的一件,然后拿起台本,一边低头看,一边在路过餐桌时顺手拾了片面包。


    棉质拖鞋和地板很亲密,走路时絮絮低语,慢慢踩着从室外投进来的阳光,一派舒适温馨。


  ...

小八,让我咬一下你

#根八# 极短小剧场


ngern扑过来的时候August快速后退拉开了窗帘。


【嘭!】


两只小蝙蝠扑腾着翅膀落在了没被阳光照到的红色沙发的一角。


【…】


【…】


【ngern,这样你就咬不到我了ฅ( ̳• ◡ • ̳)ฅ】


【……August你是傻吗,变成蝙蝠还是有牙齿哦!】


【啊?!啊啊啊啊啊!你别过来!!!】


【晚了,你这笨蛋!】

【根八】One Day

长篇臣妾真的做不到啊……《乱.回忆录》系列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太拖沓……所以把这篇当成回忆录里一些关键信息的总括,以及它的终章。

还没来得及检查,细节可能也经不起深究_(:з)∠)_,但总之算是一个交代吧

文笔越来越废我也是很无力了_(:з)∠)_

今天下了场久违的暴雨。

租的这间屋子里散不去的热和从厕所窗户那里渗进来的凉意相互中和,舒适的温度使得August终于能在这个八月里第一次睡到自然醒。

看了下手机,6:30。

窗外的暴雨敲打着一切能敲打到的东西,楼下不顾他人作息时间总是被开到最大音量的音响,也在这铺天盖地的敲击乐里显得奄奄一息。

August心情不错,一边刷着牙踢开脚下到...

【根八】颤动

“Ngern,我爱你这种话是不能轻易说的。

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可能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来给自己勇气站在你面前花两秒钟的时间说我爱你,但他一说完这些话就像给了自己排演已久的戏一个完美的结局。然后一切到此结束,不需要你的回答,因为那句话一说出口,他就已经不再爱你了。”

Ngern长久地凝望着眼前这个人。

August还是原来的样子,一如既往地简单干净,说话的时候额前的发会跟着微微地晃动,把从树叶间隙里偷跑到他头上的阳光不断地弄散。

Ngern忍不住伸手想要拢住那团调皮的阳光。

August微微皱着眉偏头躲开了。

“Ngern,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Ngern收回手,略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衬...

【根八】停电

“Ngern……”August拿脚蹬了蹬Ngern的腿。

“嗯?”Ngern睡意迷蒙。

“好热。”

“……啊?……要我帮你吗?用手……”

“滚!想什么呢?!……难道你不觉得热吗?!”

Ngern终于稍微清醒了点,坐起身来朝周围看了看。

“嗯……空调停了……,这停电了吧?!”

August在床上摊成一个大字,哀嚎一声:“大热天的晚上停电还有没有人性?!现在怎么办?!”

Ngern坐在床上呆了半晌,突然灵光一闪!他兴奋地朝August望过去……

……操,太黑了看不见……

“咳……August,我们去把家里的竹床搬出来吧!今晚睡院子里!”

August:“……嗯,……嗯?!”...

【根八】我爱你

Ngern非要在桥头喝酒。August拗不过他,开了车一路风驰电掣。

Ngern从来没对August说过“我喜欢你”,也从没提过“爱”这个字。

他说,这个世界上,语言是最不坚固的东西之一,特别是应许和承诺。

他说,你看,那条桥上有那么多的同心锁,但真正好好在一起走下去的又有几对?写下的白首同心字迹未干可能就已经分道扬镳。

他说,August,这些话我们都别说。

但是他又问:August,如果我不说,你会觉得遗憾吗?

August想了想,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Ngern把捏得有点变形的易拉罐放到一边,咳了几声,伸手指着对面城市的灯火。

Ngern说,August,你看,那些光点组成...

乱.《回忆录》.三

    天黑之后我不得不搁笔。

    我很讨厌夜晚,特别是在这种一暗下来就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右腿已经失去知觉了,子弹……白天看了一下,角度刁钻,我自己挖不出来。

    这不是我第一次待在这样的黑暗里,但就像做面包的不爱吃面包,这种对黑暗的熟悉感实在令我感到厌恶。

    外面好像起风了,空气里湿气也变重,看来马上要下雨。

    挺好,雨水冲掉我的足迹我就还能多藏几天。

  ...

乱.《回忆录》二

    啧,第一次发现写点东西这么难……


    手有点脱力的征兆了。


    这地方也真是……隐蔽性确实不错,但蚂蚁也太他妈多了,全闻着血腥味儿顺着我裤腿爬上来了!


    我现在哪有那力气去管这些该死的蚂蚁……我得省点力气,我还有好多话没写。


    趁着天还没黑,还能再写点。


2001年9月24日 晴


    ...

1 / 2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