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根八】是我啊

     “小八!小八!快出来!”钱少爷把月府大门敲得砰砰响。门后的刘管家默默翻了个白眼。呵呵,又来拐我家公子了。

 
 

     八公子在刘管家身后轻咳了一声,“刘叔,把门打开吧。”

  

     刘管家嘟囔着把门打开,只觉一阵风扑面而来,门外那人头都没回,拉住他的手就往外冲,嘴里还不停地唠叨,“小八,不是说好今天要一起去梅溪湖的吗?许爱邦和陈朝谢他们肯定都已经到了!我们要快点了,要不然那几个小子又要起哄灌酒,到时候……”

 
 

     “小八…?”连走带跑了一段路,钱少爷越来越觉得手感很是不对,于是停下来回头看了看……什么鬼?!

 
 

     后面刘管家表情很是精彩。他的八卦之魂在这一小段路上早已燃了又燃,脑洞什么的也已经开得连自己都怕了……真的好想快点去跟圈内小伙伴分享这些潜在的信息去开脑洞啊,嘤。

 
 

     钱少爷一脸呆滞地瞪着自顾自嗨起来了的刘管家,一声“老子的小八呢”还没嚎出口,就见后面慢慢走过来的八公子幽幽地瞟了一眼他还和刘管家相牵的手,扔下他自己走到前面去了。

 
 

     钱少爷嗷的一声甩开刘管家的手,一脸悲愤地朝着八公子跑去。“嗷!小八,你等等我!!!”

 
 

     梅溪湖的长桥上果然已经站了很多人。钱八二人赶到的时候,陈许二人已经等了快半柱香的时间了。

 
 

     永州小霸王陈公子有点不爽,然而他拉着的站在一旁的许少爷却完全是在状况外,一脸兴奋地看着满天的祈天灯。

 
 

     “哎!我说你们两能不能准时点,现在……”

 
 

     “别废话,灯呢?”钱少爷挑了下眉不耐烦地打断。

 
 

      陈公子正欲还口,余光却瞟见了旁边许公子一脸难掩的雀跃,于是掩饰性地咳了一声,高调地拍了拍手。

 
 

      当下只见四个黑衣人竟应声凭空出现,搁下四盏气质超群的祈天灯后轻轻向后一翻,又凭空消失了!

 
 

      陈公子偷偷瞥了一眼旁边一脸惊喜的许公子,忍不住得意地笑了。

 
 

      钱少爷一边默默腹诽陈公子的高调心机,顺便也偷偷看了眼八公子。好在八公子很淡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真是令人感到安慰……

 
 

      在灯上写字的时候钱少爷一脸严肃郑重,但写完后立刻就恢复了本性,笑眯眯屁颠屁颠地朝八公子凑了过去。

 
 

      “小八,你写了什么?”

 
 

      八公子看了眼好奇宝宝一样的钱少爷,不动声色地将灯朝自己怀里带了带。

 
 

       钱少爷:“……”


 
 

      桥上挤上来很多看热闹的人。陈公子怕许公子被挤到,半骗半哄地把许公子带到自家的游船上去了。

 
 

      钱少爷瞥到了陈公子频频抛来的眼色,想到作为同盟自然要成人之美仗义相助,于是点头表示领会,然后一脸正经严词拒绝了许公子的邀请,坚决地和八公子留在了桥上。

 
 

      桥上的人越来越多。钱少爷朝四周望了望,干脆左手提着灯,右手一把将朝远处望着的八公子拉到了自己怀里。

 
 

      八公子猛地一僵。

 
 

      钱少爷将下巴搁在八公子的肩上,低低笑了几声,抬手摸了摸八公子的头。

 
 

      “是我啊小八。”

 
 

       耳侧是那人带笑的呼吸。

 
 

      八公子不自觉地松了口气,甚至…还微微翘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

 
 

      梅溪湖畔人声鼎沸,男男女女老人孩子提着各色的灯笑着行走在上元节明亮的夜中。远处有人放了烟火,一道一道流光纠缠追逐到空中,热烈地绽开那点光里包含的所有等待已久的热切,然后散开如星雨般映亮了整个湖面和每一双望着夜空的眼睛。

 
 

      放灯的时候钱少爷和八公子都将写了字的一面摆到了对方看不见的方向,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钱少爷和八公子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同时松手,祈天灯慢慢脱离他们的手向空中飘去,但并没飘多远,天公欲成人之美送来一阵微风,两盏灯就这样在空中轻轻转了个身……

 
 

      在桥下游船船头呆了许久的陈公子搂着许公子表示全程围观了这一切。两个人搂着彼此腰站在船头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感慨万千。

 
 

       “啧啧啧啧啧啧啧………”

 
 

     上元节的夜晚寒风入夜送起千盏天灯,漫天温暖的橘色合着辰星的光,将冬夜的每一片暗点亮。

 
 

     是谁家少年庄重虔诚地写下对方的名字许下心愿,说的是愿一生相守到白头。

 

评论(6)
热度(19)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