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驭电驰风来不及相逢

【根八】这就完了?


#嗯,不知道想表达啥

#主要是出来蹦哒一下

文/雾是他的影

年前的时候钱老爷暗示钱少爷可以找个对象了,还说不求既善琴棋又会书画宜室宜家,也不求对方家里书香门第人傻…哦不,人善多钱,只求你好歹找一个回家好过年。

钱少爷当时正把玩着一把扇面渍了一团墨的折扇,听了这话,神秘一笑,“爹您可真会挑人,好巧不巧就有这么一个既善琴棋书画宜室宜家,又书香门第钱多人傻的!”

隔街住着的人傻钱多的八公子正给钱少爷画着新的扇面,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扇面上又渍了一团墨……

钱老爷一听这事居然这么顺,不由眼神一亮坐直了身子,然而动作幅度太大抖落了一撮撮烟灰,堪堪落到了旁边递茶过来的刘管家手上……

“卧……”刘管家下意识一缩,手里端着的热茶也溅了一片到钱老爷的裤…呃,下…下摆?

钱老爷高音一声“啊”,噌地一下从椅子上蹿起来,常年喊腰疼腿疼的钱老爷此刻端的是动如脱兔,还顺手把烟斗一扬,星火明灭的烟灰洋洋洒洒飘了刘管家一脸……

接连生变,刘管家的心里简直跑过了一万匹羊驼。

“卧什么?”钱少爷饶有兴趣地看着刘管家,丝毫不管他爹……小爹?的死活。

钱老爷对着他家的白眼狼冷哼一生,扯着衣服下摆姿势怪异地往内堂里去了。

“刘管家,卧什么啊?”钱少爷拿着扇子悠悠地扇了扇,把自己冷得一缩……

刘管家常年混迹于永州八卦圈,脑内能力已不是常人所能及,虽然现在钱少爷问的问题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但在刘管家心里这就是少爷早看他不顺眼,想揪了他这个小错处趁机把他赶出钱家。

想他刘管家在钱家兢兢业业这么多年,跟着钱老爷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少爷喂养大,对少爷的事情事事上心,每次把自家少爷的情报卖给永州未出阁的小姐那价格也比别家卖得高些,明里暗里抬着自家少爷的身价。虽然卖黑料给别家公子卖得更多,但胜在卖价更高啊!不也是抬了自家少爷的身价了么!没想到少爷一点不念他的好,他刘管家这回居然要晚节不保了!这让他以后在永州八卦圈颜面何存!

刘管家心里演着年度家庭伦理大戏,唱着“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但这些钱少爷哪知道,他看着刘管家望着天握着拳,一脸“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的表情,也是有点懵。

“不想说就算了”,钱少爷摆摆手,“我出去了,晚饭不回来吃,你跟老爷子说一声!”

钱老爷的声音从内堂里传来,“找时间把人带回来大家见个面!”

钱少爷笑着朝里屋里喊:“就隔着条街!明儿叫他来一起吃个饭就行!”

“是谁啊?!”

“对街月府的小八!”

钱老爷刚把新换的裤子拉扯上来,听见这话便开始琢磨着,想了想,那家小八可不是模样好样样行吗!

“好!你别忘了把月老爷也叫来!大家一起交流交流感情!”

“行!我出门啦!”

于是钱少爷就乐呵呵地出门往月府去了。

刘管家:“?????????”

评论(4)
热度(20)
  1. 钓智的鱼雾是他的影 转载了此文字

© 雾是他的影 | Powered by LOFTER